您的位置 : 首页 > 宝贝来袭,爹地别跑

《宝贝来袭,爹地别跑》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宝贝神助攻

时间:2019-09-24作者:簿嗬
宝贝来袭,爹地别跑小说是由簿嗬作者创作的一部非常优秀的现代言情类型小说,小说主角是唐奕时炎,主要讲述了 突然时炎的手轻轻的,滑落了唐奕腹部的那条疤痕上,温热的指腹顺着疤痕画着,深

免费章节试读

突然时炎的手轻轻的,滑落了唐奕腹部的那条疤痕上,温热的指腹顺着疤痕画着,深邃的眸越来越沉。

"痛吗?"他的声音沙哑带着疼惜。

唐奕低眸看了眼腹部的肌肤,脸色一惊,伸手快速的拨开了他的指,拉了拉衣衫,将那道她认为,很难看的伤疤重新盖住了。

"别看,很丑。"

时炎的手落在了温水中,抬眸看了眼唐奕那躲闪的模样,知道她这是有些害羞,微微一笑,指又重新落在了她的腹部,掀开衣衫,那道长长的疤痕又重新落在了他的眸底。

疤痕的确有些丑,红红的,指腹划过,有些硬硬的,然而时炎的心里,却有一股暖流流过,让他的眸渐渐的柔和了起来。

"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刨腹产?"

唐奕苦笑,脑海中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别的女人生孩子,都是老公家人陪伴着,而她生孩子,却是偷偷的一个人,每一道检查都是她自己去做,疼的走不了路的时候,便扶着医院的墙咬着牙挺着,等阵痛过了她再走,好不容易挺到了产房,却被告知孩子胎位不正,需要手术。

唐奕想着想着,眼眶红了,晶莹的泪在眼眶中打转,那一刻,她多么想放弃,放弃腹中的孩子,可当她看到一个个的妈妈,幸福的抱着宝贝那一刻,她的心又动摇了,她不能放弃,她的孩子还等着她去抱他,疼他,爱护他。

唐奕的泪落了,滴滴落在了浴缸的温水中,伸手又拨开了时炎的手,将那道疤痕盖了住,抬手擦拭去眼角的泪。

"这不是选不选择的问题,时炎,你的问题问完了吗?问完了请你出去。"

唐奕不想告诉他,她当时是多么的委屈,心里有多么的怨恨他,她不想做那个矫情的女人,痛过了,忘记就好,累过了,休息一下就好,当她看到唐宝贝那可爱的模样时,再苦再累,她觉得很值得。

时炎看着唐奕那红了的眼眶,知道她在隐忍着,他很想知道,是怎样的信念,让她选择生下他的孩子,当时的她只不过才二十岁多一点,是她最美好的年华,时炎想着想着,心口一痛,突然觉得欠她的太多了。

"唐奕,对不起。"时炎的话不轻不重,却听的唐奕的心一怔,他居然跟自己道歉,他这又是唱的哪一出?!硬的不行来软的吗?!呵呵…!可惜了,她可是软硬不吃的主。

"时炎,软硬兼施吗?我不吃这套,放了我吧,如果你担心我的生活,我相信我的能力。"

唐奕不想跟他纠缠下去,一开始没有,现在也没有,她只不过想带着唐宝贝,过着幸福的生活,哪怕艰难困苦,她也不想去寻找他,跟他讨要生活费。

"唐奕,你是不是认为,你如果找到了我,会被认为用了心机,只不过想赖上我?"

时炎看出了唐奕的内心,他从她的话里,听出来了她的顾及,她的确很倔强要强,他相信她的能力,可是他却想放她走,因为他成为她温暖的港湾,成为她可以依靠的那个人。

唐奕笑了,是浓浓的苦笑,清澈的眸看着他,细细的打量着,许久没有离开,突然她唇角的笑消失了。

"是,我不想成为,被人骂的心机婊,我是生了你的孩子,但是我并不想用他,来换取我后半生奢侈的生活,他是孩子,我最爱的宝贝。"

唐奕的话斩钉截铁,句句戳心,听的时炎的心深深的痛了一下,看来是他的身份,让她对他有所顾忌,不愿去接受他。

浴室中陷入了沉寂,两个人静静的看着对方,谁也没说话,此刻的时间就如静止了一般,空气中有些让人压抑的气氛,让唐奕有些心烦意乱。

唐奕最后又瞄了眼时炎,看着他那棱角分明,俊逸的面容,突然笑了,她从他的脸颊上,看到唐宝贝长大后的模样。

时炎看着唐奕那唇角突然浮起的笑,有些不明所以,伸手抚上她的唇角,画着她唇角那甜甜的弧度,轻轻的问了句。

"你笑什么?"

唐甩了甩头,本想甩开他的指,却甩的时炎一身水,湿了的发顿时凌乱不堪,湿湿的长发贴在她的脸颊上,宛如女鬼一般。

时炎看着唐奕这幅模样,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为她轻轻拨弄开湿了的发,柔柔的为她捋顺,唇角带着柔柔的笑。

"唐奕,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们和平相处下行吗?为了宝贝,我想补偿你,补偿他,这几年他空缺的父爱。"

唐奕的心一怔,时炎的话深深的击中了,她内心的那道防线,让她的心口一疼,让她突然觉得她自己很自私,只想将唐宝贝留在身边,却不想父爱也是宝贝本该享受的一种爱,也是他的人生中不可缺少的爱。

唐奕看着时炎,此刻他满眸男人那刚毅柔情,唐奕的心又是一痛,毕竟唐宝贝也是他的,宝贝对他也是爱的不得了,唐奕低下了头,沉思了会儿,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时炎,请叹了口气。

"好,我答应你这个要求,不过这并不代表我接受你,我只不过想让宝贝感受父爱。"

时炎笑了,悬着的心落了地,他怕听到她说不,他怕被她拒绝,现在唐奕为他让出了一步,那就说明他还是有希望,他一定会努力,努力让她感受到他对她的爱,对唐宝贝的爱。

"唐奕,我累了,身上的衣服也湿了,可不可…跟你一起泡泡澡?!"

突然一直蹲在浴池边的时炎邪魅的一笑,指了指被唐奕甩湿了的衣服,站起来揉了揉发酸的腿,淡淡的说了句后,紧接着便不等唐奕反应过来,跨起大长腿,便挤进了那浴池,嗯…温水里比外面舒服多了。

唐奕顿时石化,瞪着眼看着身边的时炎,不是?!这什么情况?!她只不过答应他给他一点时间,他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呢?!

"出去!你还要不要脸啊?!"唐奕伸手便去扯时炎身上已经湿透的白衬衣,可是时炎那一米八几的身高,用她那一米六几的力气,根本就是在给时炎挠痒痒。

"哈哈…别闹,好痒!"突然时炎笑了,伸手紧紧的握住了,唐奕那不安分的手,坐在浴池中轻声笑了出来。

唐奕一愣,原来他怕痒,这就好办了,你不是不出去吗?又怕痒吗?她有办法让他出去,她要挠到他受不了,自己跑出去,想着唐奕的手用力的挣脱来时炎的大手,摸索到他的腰部,坏坏的一笑,便开始了她邪恶的行动。

"唐奕,别闹,你如果不想在浴室里我跟你温存,你就老实点。"

突然时炎收了笑,伸手用力的抓紧了唐奕的手,眼眸中满是隐忍的看着唐奕,语气中更为沙哑了些,呼吸也粗了些,急促了些,唐奕看着时炎的模样,吓得一怔,顿时身体僵硬了下,老老实实的不敢再动一下。

"唐奕,让我抱抱你可以吗?"突然时炎看着唐奕,柔柔的笑着,一双眸里满是真诚,轻轻的问了句。

唐奕瞄了眼他,本想开口拒绝,可话到了唇边,却又说不出口了,扭头瞄了眼时炎,突然觉得他不是那么陌生了,至少现在她的心里,不那么的讨厌他了。

时炎见唐奕没有拒绝,也没有任何不愿意的动作,伸手轻轻的揽上了,她的那单薄瘦弱的肩,温热的手紧了紧,用了些些力,将她轻轻的拉入了,他那宽厚强壮的怀里,他的的脸颊轻轻的贴在她那湿了发丝上,唇角的笑又浓了些,感受着此刻的温馨。

唐奕的心砰砰的跳着,脸颊上渐渐的红了起来,手有些紧张,耳朵贴在时炎的胸口,听着他那强壮有力的心跳,砰砰的一声又一声,让她的心感受了久违的安心,这种气氛让她有些痴迷。

唐奕不自觉的又往时炎身边靠了靠,脸颊贴的又紧了些,不知是温热的水,还是时炎给她的安心,让她想这样静静的靠着他,感受着此刻的温馨与他给的柔情。

唐奕眯着眼,手轻轻的抬起,落在了时炎的身上,轻轻的揽住了他的腰,脸颊上火辣辣的红,又紧了紧手臂,却不敢去看他,她怕被他看到她,羞涩的模样会被他笑。

时炎诧异的看着他腰上的,那只白皙纤细的手臂,深邃的眸微微的眨了眨,伸手抚上她的手臂,轻轻的握住,温热的指腹揉了揉,细细的滑滑的,柔若无骨的感觉,让他有些痴迷。

"哇哦,妈咪爹地,你们穿着衣服坐在水里做什么?在洗澡吗?洗澡不是要脱衣服吗?"

突然浴室的门被推开了,一颗小脑袋悄悄的探了进来,唐宝贝那小小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浴室门口,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盯着浴缸里的时炎与唐奕看了半天,突然一把推开门,撒着小脚丫,快速的奔到了两个人身边,趴在了浴池上。

唐奕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唐宝贝,脸色顿时红的要烧起来一般,盯着唐宝贝那张可爱的小脸,半天没反应过来。

"妈咪爹地,你们的衣服都湿了哦,宝贝帮你们脱了吧,这样洗澡才会舒服哦。"

唐宝贝一双大眼骨碌碌的转了转,伸长了小手便去扯唐奕身上的衣服,唐奕被唐宝贝这么一扯,顿时回了神,立即握住唐宝贝的小手,企图阻止唐宝贝的动作。

谁知小孩子的手比较灵活,早已紧紧的抓紧了她的衣衫,唐宝贝为了挣脱开唐奕的手,憋红了小脸,用足了小力气,小屁屁努力的向后撅着,只听刺啦一声,唐奕的衣服,竟被唐宝贝给撕破了。

唐奕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衣被撕开,露出了里面的衣料,白皙细腻的肌肤,再扭头去看唐宝贝,只见唐宝贝坐在地上,冲着她咯咯的笑着,一张小脸因笑而皱成了一团。

手里还握着从她身上,撕下来的衣料,顿时唐奕的心里,便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怒火,腾地一下从浴缸中站了起来,朝着唐宝贝奔了过去。

而唐宝贝见事不好,从地上爬起来,转身便撒腿就跑,唐奕本想追出去,眸一转却从镜子中看到了现在的她,只见身上那薄薄的衣料,湿湿的贴在她的身上,细腻姣好的身若隐若现。

眸一转落在了镜中,镜子映出了她身后的时炎,深邃的眸紧盯着她,满满的热火,让她顿时慌了神,急急的四处寻找可以遮身的东西,抬眸见浴室柜里有浴袍,急急的伸手去扯,手还未碰到那浴袍,便落入了一温暖的怀抱中。

小说推荐

黑色豪门的娇宠妻

总裁豪门骄阳之星

浮华遮望了眼眸

总裁豪门月牙儿

血的舞曲之千年誓

玄幻仙侠暮雨

上辈子,我们是夫

穿越重生关山飞渡

用尽余生去爱你

现代言情九转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

Copyright ©2019 http://www.pl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