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夏木娜的春天 > 第5章 朋友就是掐完架还向着你的人

第5章 朋友就是掐完架还向着你的人

时间:2020-01-17作者:恍然若梦
恍然若梦作者所著的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是夏木娜,云翼的书名是夏木娜的春天,主要内容是.所谓饱暖思淫欲就是指我目前的状态。吃饱喝足歪在沙发上呷咖啡时,我的思绪一直纠结

免费章节试读

.所谓饱暖思淫欲就是指我目前的状态。吃饱喝足歪在沙发上呷咖啡时,我的思绪一直纠结在刘明轩身上无法自拔。

“易行,我问你,作为女人我哪里做得不好?几十年如一日,不花心不爬墙,专一守着一个男人,一不花他钱,二不多占他时间,三不唠叨,你说,他刘明轩凭什么就抛弃我了?理由都不说一个,说出来我错在哪里,我也好改啊。”我郁闷非常。

季易行看了我一眼,继续为思雨剥葡萄皮:“张嘴,啊——,思思真乖,吃得真好。”

好吧,我承认,我问的问题对于单蠢的季易行来说,太过高深复杂,换个简单的:“简单地问吧,同样是女人,当年我和紫衣两个,你为什么选紫衣而不选我?”

季易行边拿纸巾给思雨擦嘴边问:“你肯嫁我么?”

“不肯。”我老实地回答,眉眼一挑:“不过我可以娶你。”

易行自动忽略我的胡言乱语,回头对我笑,“那不就得了。”

“什么啊!不带这样敷衍我!”我用完好的右脚去踹他:“要嫁你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没都娶回家。”

易行笑:“那也得我肯娶啊。”

我眨眨眼,一个愿娶,一个愿嫁,就这样简单?也是,愿娶不愿嫁走不到一起,愿嫁不愿娶也走不到一起,总得两厢情愿了,才能做夫妻。我赞叹:“季易行,没想到你那样单蠢的脑袋,也能总结出如此有哲理的结论来。”

季易行面不改色:“我记得你上学时,哲学一直不太容易及格。”

“季易行!我鄙视你,不带这样揭人家短的,你不就是年级第一的成绩么!有什么啊,成绩单上多几分少几分一样毕业,现在我们工资一样高。”我愤怒。

紫衣听着我们斗嘴,笑得在沙发上打跌:“好了,易行,娜娜心情不好,你让着点她。”

我用他让!就他那智力!我怒,易行笑:“娜娜,你又来人身攻击。女人不能太咄咄逼人,就算你明知男人不如你,你也得装作他比你强,明白么?”

“哦,就像紫衣已经是骨科主任了,还得觉得你这个外科医生比她混得好?”我尖酸刻薄的刺猬本性发作了。

季易行对我了如指掌,面色平静地点头:“对,这就是紫衣比你可爱的地方。”

我一下子如泄了气的皮球焉了下去,“我从来没说过刘明轩。”

季易行叹气:“有些东西,不是说出来就存在,也不是不说就不存在的。”

我呆怔了半晌,难道刘明轩离开我,是因为我太过牙尖嘴利么?大家斗嘴斗了几十年,我牙尖嘴利也不是这几年才有的,再说了,就算刘明轩一直只在X光室当个小小拍片员,我也不会嫌弃他半分的。

紫衣揉揉我的头:“不要想太多了,三条腿的动物难找,二条腿的男人多了去了,天下难道只有一个刘明轩?”

我点头:“男人是不少,可是我爱了几十年的,只有一个刘明轩。”

紫衣无语。

“刘明轩几号结婚?在哪家酒店办喜酒?”我问。

紫衣与易行对视一眼,紫衣劝我:“他没请你,你就不要去了。”

“没听说过有不请自到的么?”我吸了吸鼻子:“我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最后送他一程也算是有始有终。”

“娜娜。”紫衣不赞同:“何必呢,去了,难过的是你自己。”

“二十六号,在斯科特。”易行说。

“易行。”紫衣瞪他。易行道:“为什么娜娜不能去?娜娜不去就不难过了?凭什么只娜娜一人难过?”

“说得不错。”紫衣拍手:“娜娜,本来我们不想去参加他的婚礼的,行,我们陪你一起去!就算他笑,也得让他笑得尴尬。”

这就是朋友,可以对骂可以争吵,火起来可以拳脚相向,最后还是向着你的,才是朋友。

小说推荐

这个女婿有点猛

都市情感貌似纯洁

陌上花开,可缓缓

现代言情这轻狂的姑娘

南风不息爱依然

现代言情风吹落叶

爱若微尘,不许来

总裁豪门越梨洲

前夫大人离远点

总裁豪门晚归舟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

Copyright ©2019 http://www.pl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