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邪帝狂宠驭兽妻

邪帝狂宠驭兽妻

作者:月下长安状态:已完结主角:方景殊慕容安
956899字穿越重生
一个是正房遗腹子,家族嫡小姐,然而琴棋书画样样不通,礼义廉耻,毫不顾忌。一个是一国之君,十分骚气,被朝臣嫌弃,个性腹黑阴暗。一个拒婚,一个逃婚,冥冥之中却又在一起,哎,命运的红线就是这么玄妙。“喂,女人,把你的老鼠弄开,它准备往哪钻呢!”

邪帝狂宠驭兽妻 精彩章节试读

. 七月流火,空气都燥得能打出火星子来,知了拼了命地蹬腿在树干上嘶吼,硬生生勾起百姓心头的烦闷,一个个拿出竹竿,恨恨地朝他们的尖嘴巴捅去。

方侯府内的正院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奢华宽敞的房间内,窖冰的凉意正透过小孔悄无声息地消散酷夏的暑气,而另一边,正西边的庭院,正是江南七月,莺飞草长。

半人高的青草枯了又长,长了再长,逶逶迤迤霸占了整个院落,一眼望去,除了能看见掩映着的半旧的屋檐,什么也看不到。

“奶奶,景殊那丫头可是嫁过去做王后的,万一她以后发现我们偷换了她的嫁妆,会不会报复我们啊?”

一只屎壳郎挥舞着钳子,扭着屁股,摇摇摆摆地站在方景殊面前,像模像样地学着方府二房的小女儿方景颜说着。

“报复?也得她有那命,”另一只拇指大小的屎壳郎,不知道从那里找了跟枯黄的金色稻草,哗啦啦缠了满头满脖子,学着乡下出身趁方景殊父母去世后霸占了方家成老大的方太太的话。

方景殊沉默

“临渊可不比咱苍穹,风俗是否相似不说,她一个外来的媳妇,就算是公主怎样,孤掌难鸣,不被后宫妃嫔整死就不错了,还想报复,哼,她就跟她那短命的爹娘一样,贵胎贱命!”

抽搐。

“是……是,那……是不是方景殊嫁人之后,整个方家,就彻底是咱们的呢……”老鼠开始扭屁股摇尾巴。

“再说了,皇帝都把她当物件使呢,什么公主,不过是舍不得自己的骨肉去那种地方受苦,没爹没娘,为国捐躯又怎样,不过是个傻子,谁记得……”

跳蚤跳舞、欢呼。

……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哗啦一声,刚才还绘声绘色给方景殊表演的老鼠跳蚤顿时都隐了去,低低地伏在暗处,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

方景殊一把夺过三花刚刚从厨房盗来咬了一半的冷鸡腿,恶狠狠地啃了一口,还是觉得不解气,当即一下从半高的草丛中站起身,望着月下黑漆漆的院落,乌亮的眼珠子滴溜溜地直打转。

“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还想拿走我的东西,真当我是傻子不成!”咬牙切齿地说完,方景殊踢了一脚委屈唧唧趴在脚边一只半大的花斑老虎,满脸狰狞道,“三花,你说,这样的人,我该不该报复?”

“呜哇~”低低的声音丝毫没有人们心中万兽之王该有的霸气,狗腿的模样倒特别像民间放养的土狗。

“嗯,你也觉得该是吧?哼,没命报复?我倒想看你们有没有命消受!”白牙一咧,方景殊弹掉挂在肩膀上的屎壳郎,杏眼一眯,阴森森地就开始吩咐道,“明晚之前,把他们之前所有换掉的嫁妆,全部都给我换回来,另外,每个箱中留下一只头鼠候命!嘿嘿,我还就不信了,一个嫁人,就能怎么样了……”

话落的瞬间,无数只看不清晰的黑色毛团拖着细长的尾巴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唧唧。

……

公主出嫁,十里红妆。

长长的送亲队伍蜿蜒而上,数不清的嫁妆箱奁看得一众围观的百姓艳羡不已。

“这方家七小姐真是走了狗屎运,一个傻子不仅给封了公主,还嫁给君王作王后,她爹娘要是泉下有知,怕是得激动地从坟里爬出来!”

“别胡说,若是没有当初方将军夫妻二人拼死守护边疆,今天你能不能站在这里说风凉话都不一定呢!”

“再厉害不也是死了,留个孤女给亲戚,还不是生不如死,活生生当做和亲的牺牲品丢出去了……”

“就是,听说啊,那个临渊国的小皇帝,还是个白痴!”

……

队伍渐行渐远,人群的声音也逐渐消失于耳畔,景殊吃完婢女送来果腹的干粮之后,关上轿帘,手指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袖底毛茸茸的肉团子。

已经三天了,明天早上就可以到达临渊境内了,今晚,就是她跑路的最好时机!

什么嫁人,什么王后,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她可是听三花说了,好吃的东西还是在民间,用钱换的……

钱,鼠宝宝们已经全帮她给搬出来了。

……

篝火霹雳作响,烤肉的香气逐渐弥漫开来,行了一路的队伍终于停下来休息。

“诶,头儿,你有没有觉得,这妆奁越挑越重啊!”揉着酸痛的膀子,红衣的侍卫说得龇牙咧嘴。

严肃闻言也皱了皱眉,随即开口安慰道:“可能是挑的太久了的缘故,人乏了,自然会觉得重。”

不情不愿地点点头,侍卫又偷眼看了一眼其他几处的人员,小声地补充了一句:“可是,头儿,我挑得,只是你当初给我安排的那两匹蚕丝绸啊!”根本就没有重量才是!

严肃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凝重,拿着酒壶的手微顿,随即站了起来。

虽然这趟送亲的不过是个便宜公主,但皇家之事,一件也马虎不得,思量完毕,严肃立刻朗声吩咐道:“所有人,现在立刻打开你们负责的箱奁,检查一下其内物品可有缺损,若有违命,严惩不贷!”

刚刚还分外放松的人群顿时躁动起来,虽然万分不愿,但还是乖乖地起身朝箱奁走去。

严肃心头闪过一丝凝重,不由地想起这几日一直安静乖巧的安平公主,下意识地多嘴一句:“你让丫鬟去看一下公主,明日就到临渊国境了,务必确保公主安然无恙。”

“是!”

不过是电光火石的时间,人群却陡然爆发出无数此起彼伏的尖利的惨叫和惊呼,伴随着鬼魅一般从箱奁中钻出的蛇鼠嘶鸣,轰地一下,全都连滚带爬地散了开去!

“救命啊!好多蛇!救命!”

“老鼠!老鼠!”

“不好,公主!”

拔腿朝公主所在的轿子奔去,严肃头顶一片冷汗,根本来不及思考眼前诡异恐怖的画面和人群呼救的声音,唰一下拉开轿帘!

“啊!”

丫鬟响彻云霄的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偌大的花轿里,乌压压的老鼠疯了一般朝门口涌去,大红的嫁衣在他们的映衬下,显得无比诡异。

然而,若是此刻有人朝火堆东南角望去,便能看见一个较小的白色身影,正伏在一只矫健的花豹身上,悄无声息地朝林中隐去。

……

“咕咕”的叫声唤醒了沉睡的方景殊,起身抹了抹嘴角的口水,方景殊惆怅地揉了揉肚子。

三花这也太慢了!不过让它在侯府放个火捣个乱,然后就赶上来,它一个四条腿的,怎么连这些二脚的爬虫都不如,她都逃婚成功了,它却到现在还没跟上,她还等着它给自己带侯府好吃的鸡腿呢,吃了几天送亲队伍里的干粮,馋死她了!

“小花,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等等三花,晚些时候再去找你们,记住,把嫁妆全部藏好,不要被人发现了!”能够与动物对话,并且还能吩咐他们办事的能力,是景殊很小的时候就发现的。

那时候她年幼没人照料,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别的院子的小姐姐都有师傅、伙伴,就她自己什么都没有,晚上睡觉,被子都是冰冷冰冷的,直到有天院里,莫名其妙钻了只小老虎进来,她才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和动物对话,他们可以听懂自己说的,自己也能明白他们的意思。

只是,景殊忧伤地揉了揉肚子,三花长得太快了,吃得也太多了,每次从厨房偷的鸡腿,到她手里的时候,往往就剩一根了。

又叹了一口气,景殊站起身,踮脚打算瞅瞅,看能不能看见三花,结果,这才一起身,身子还没站稳,忽然觉得远处一道红色身影朝着自己疾驰而来,电光火石之间,她还没看清来人是谁,整个人就被撞到在地。

“嘶~你干什么!”一把薅住那个撞了自己就想跑的人的裤腿,景殊龇牙咧嘴、满脸狰狞地要爬起来,什么鬼!

“诶!你快放手!放手!”回应她的是一个有些清亮的男子的声音,急急地边说边提着裤子扯,像是在躲什么似的。

景殊瞬间不愿意了,撞了人还想跑,三花跟她可是说过了,这个时候,就应该碰瓷,让这人给自己许多银两,然后才能放人!

只是,准备好的台词还没来得及吐出口,远处忽然响起一阵轰隆的脚步声,伴随着人群高声地吆喝:“……别跑了,花轿就快到了!”

纠缠的两人同时一跃而起!

初阳刚上,还泛着晨露的茂密森林中,正上演着百年难得一见的一幕。

一个运着轻功气喘吁吁还拼命奔跑的红衣少年,一个拼了命地跟上,一旦跟不上,就立刻准确拽住少年腰带的白衣女子,附带一群身着红衣的侍卫如影随形地跟着!

“姑娘,你松手好不好?我真得有急事!”

慕容安简直要疯了,这姑娘怎么回事,看着不会武功,怎么这抓腰带的功夫,一抓一个准,跑都跑不掉!

“哼,不放!”景殊撇撇嘴,丝毫不愿意松手。

放手?想得美!碰瓷了钱没给也就罢了,三花现在还没来,她又不会武功,不抓着你跑得快点,要是万一被逮住,那岂不是十分地尴尬?她才不要!

“你到底放不放?”慕容安开始磨牙,他长这么大没跟女人打过架,不过,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

“呀,三花来了?”

才聚起的气力还没来得及使出,慕容安忽然觉得腰间一松,还来不及反应为此感到诧异,脸色一变,一个急刹车差点扑倒在地。

我去,哪来的大老虎!

脸色青黑,慕容安目瞪口呆地望着正在发生的一切,差点忍不住自插双目。

那名刚刚一看有人来就跑得比谁都快的白衣女子,此刻竟然一脸欢天喜地地朝那只胖的有些走样的老虎而去……

不要命了!

“姑娘你……”

“我怎样?羡慕吧?跑不过吧?”稳稳地坐在三花背上,方景殊瞬间觉得有了底气,面貌一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脚下的男子,满脸得意。

慕容安……

“我……”

“他们在那里,快追!”震惊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原本就隔得不远的侍卫眼看就要跟了上来。

慕容安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走,眼前又是一阵清风,适才还在嘲笑自己的女子,竟然骑着老虎掉头就跑了。

慕容安……

只是,还没等慕容安再次从眼前的震撼中反应过来,侍卫的声音又远远地带着兴奋传了过来:“别跑!”

开什么玩笑!不跑等着被抓吗!

根本不用多的思考,慕容安一个转身,脚下轻动,人已经朝百米外的方景殊追去,一路分花扶叶,绿影婵婵。

“姑娘,可否带我一程!今日落难……”

扯开嗓子,慕容安就开始发动语言攻势,只是,可惜的是,他话还未说完,就听见虎背上的方景殊头也不回,坚决地回了两个字:“不要!”

带你?想得美呢你~

“姑娘肤若凝脂,貌比天仙,想必也是菩萨心肠,就一程!我只要跟着你们出这个竹林就好!”被景殊拒绝,慕容安也不以为意,脸部红心不跳地继续大喊。

如墨的绿荫擦肩而过,方景殊咧唇回眸一笑,瞳孔分外的澄澈欢喜,朱唇轻启,两个字就轻飘飘地丢过去:“休想。”

“你若相助,他日必当重谢!”眼前老虎加快了速度了,慕容安不死心,也加快了速度,放开嗓门呼喊,“我有银子!好多好多的银子!”

方景殊被他念得有些烦,嘟了嘟嘴,拍了拍三花的头,三花一个虎跃,顿时将慕容安甩开了好几米。

她回头看了一眼,满意地摸了摸三花的头:“三花,干得漂亮!”

慕容安的脚步越来越沉。

身后的追兵定然还在追,他只要一个松懈,就会被抓回去了,而一旦回去,回到那个牢笼般地方……

眸光一沉,慕容安看着眼前的老虎,一咬牙,脚步一点,飞快地伸手揪住了虎尾。

“吼!”

伴随着三花一声呼痛而委屈的低吼,方景殊这才发现小尾巴慕容安不知何时,竟然又追了上来,还死死地揪住了三花的尾巴。

这样一来,他是省力了,可是三花跑路的速度却大大降低了!

方景殊被气得够呛,一手揽着虎头,一边侧着身体,意欲将慕容安拽着三花尾巴的手打掉,谁知道才刚转身,慕容安就是一个加速,直接冲了上来。

“吼!”

又是一阵低吼,这回好了,三花直接被压趴在了地上,委屈地直呜咽。

“嗷呜,嗷呜,我还小,我还是个孩子……”

而由于惯性,方景殊直接被三花甩到了离三花四五米远的地方,连滚了好几个圈爬起来,一时间也是晕头转向,半天才站稳。

慕容安眼看着方景殊摔得狗吃屎的模样,顿时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随后颇有些歉意地想要拉她起来:“额,那个,姑娘,你还好吧?”

“你才好呢!你全家都好!”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方景殊气得破口大骂,只是骂完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索性闭上嘴不再搭理他。

慕容安还想说什么,轰隆的脚步声又如影随形地追了上来,伴随的还有隐约的吆喝:“别跑了!再跑就赶不上成亲的时辰了!”

两人再次一跃而起!

只是,三花原本还在地上躺着,见方景殊起来,也只能摇摇晃晃的勉强起身,方景殊咬着嘴唇看了半天,实在是不敢再骑它,可是,说要跑吧,她连身后这个小尾巴都跑不过,哪里跑得过身后的追兵。

心头一时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不行,她好容易拿了钱,连外面的花花世界都还没有享受过,怎么可以回去呢?

好马儿还不吃回头草呢~

耳闻脚步声愈发近了,慕容安也是踌躇不定,景殊干脆一咬牙,双拳紧捏,低低地朝地下喊了句:“全部出来,护驾!”

护驾?护哪门子驾?

一直站在一旁的慕容安闻言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周遭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地下有什么东西被唤醒,正疯狂地朝地上涌来,窸窸窣窣地如同在挠人的骨头。

慕容安不由有些发瘆,刚醒询问景殊什么情况,随即就看见他们周围的树枝上、地面上,无数的蜘蛛毒蛇蜿蜒出现,成堆成块,认真一看,山间似乎还藏着两三头花豹,浩浩荡荡地朝身后的追兵爬去。

“啊!蛇!蛇!毒……好多……”

“救命……救命啊!”

“快走,快走,山神发怒了!”

“……”

天哪!

情势瞬间急转,慕容安看得瞠目结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那一瞬间,心头都忍不住为眼前所见而颤了一下。

只是,一瞬间的呆愣之后,慕容安瞬间反应过来,眼前所见的一切的“始作俑者”,连忙回神朝方景殊看去。

百米外,一人一虎头都没回,跟土拨鼠似的,屁颠屁颠地跑着。

慕容安……

评论 邪帝狂宠驭兽妻

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

编辑冰儿点评

邪帝狂宠驭兽妻写的真是太精彩了,如果有可能,真的想不吃不喝不睡一口气看完,每天看的我内心非常满足,有时候又不舍得继续看,真怕看完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小说了。

小说推荐

你长得怪好看的

总裁豪门鱼君

一场欢喜一场劫

总裁豪门绾凉

无良神医

都市异能朴实的黄牛

极品草根

玄幻仙侠书生出城

亿万老公宠妻无度

都市情感裤裤桑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

Copyright ©2019 http://www.pl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邪帝狂宠驭兽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