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婚不逢时:陆少,求放过

婚不逢时:陆少,求放过

作者:糖不苦状态:更新中主角:安云溪,陆希尧
1214300字现代言情
他们的婚姻,来自于一纸契约。她为他生孩子,他替她救出父亲。安云溪扮演着最合适的角色,成为最合格的妻子,藏着最深刻的爱恋。直到她的父亲被他心爱的女人害死,那个男人却安慰着罪魁祸首……一场车祸,她消失在他的世界,再见是她一身华裳和另一个男人的订婚宴……“安云溪,是谁允许你去勾搭别的男...

婚不逢时:陆少,求放过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寂静,墙上复古的钟表在滴答滴答地走着,在无尽的黑暗里显得分外寂寥。

布艺沙发上,一个身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窗外透进的月光隐隐约约勾勒出她姣好的面容。安云溪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她手指紧紧握着那张化验单,指尖发麻。偌大的客厅安静地可怕,甚至能听到她自己轻微的呼吸声。

咔哒。

厚重的红木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客厅的琉璃吊灯被随手打开了,在黑暗中待了太久,突如其来的光砸下来,她只觉得自己双眼刺痛,朦胧间看到那个男人慢慢走近。

"回来了?"她勉力地控制着自己声音的颤抖,试图像往常一般平静。

那个男人没有回话,俊脸上冷然一片,高挺的鼻梁和冷峻精致的侧脸在灯光下勾勒出冰冷。

他不悦地皱了皱眉头,将身上高级定制的外套脱下,随后一双狭长的眼睛转向她,薄唇启开问道:"结果出来了么?"

男人一边将外套扔在沙发上,一边松开了自己的领带。外套挟裹着夜里独有的凉意,侵袭着她的心,似有若无的香水味萦绕在她的鼻尖。

那熟悉的,独属于女人的香水味,让她手指瞬间抽动。她压抑住心底的冰冷,抬眸对上男人的视线,清冷的声线响起:"医生说,我最近饮食不规律,只是反胃。"

她顿了顿,手心那张化验单紧握到麻木,"没有怀孕。"

"嗯。"男人低沉独有韵味的声音响起,听不出半点情绪。肆意解开的两粒衬衣扣露出性感的喉间,他弯腰拿起了文件夹便要上楼,皮鞋敲击在地板上,也一下一下敲在安云溪的心上。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突然站起身对着他的背影说道:"你去找乔曼宁了么?"

男人听到这话,顿了顿转过身来,阴寒冷然的眼神看着她,冷的如同冰渣子一般的嗓音响起:"你是在吃醋?"

他走近了一些,高大的身躯强势压迫着安云溪,让她心魂一震。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强撑着淡然的脸说道,"不,我只是站在一个合格的妻子角度,了解我丈夫的动向。"

她将'合格'二字咬地极重,不知道是在告诉他,还是在警告自己不要越线。

"合格的妻子?"他嗤笑了一声,"不过是协议的乙方,合同的合作人而已。"陆希尧看着她那张淡然无所波动的俏脸,略带烦躁粗暴地用双指狠狠掐住她的下巴,"一年之内,怀上孩子。安云溪,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安云溪抿着唇,眼神直视对方,"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也希望你能够遵守你的诺言。"

"诺言?"男人嗤笑了一声,没由来的心里泛起了一丝烦躁。她这么公事公办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要打破她脸上的面具。

"那么现在,希望你能够遵守好一个妻子的本分。"

低沉喑哑的警告响彻在安云溪的耳边,她冷不丁才发现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她这么近。

男人凑近她的唇,鼻息之间尽是暧昧的气息。她有些窘迫地退了半步,却被他稳住了身子。她开始有些害怕,她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突然,安云溪感觉到唇上温热,他轻轻地触碰。

随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吻,粗暴地不带一点温柔,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吞噬了一般。安云溪奋力地挣扎着,她不要他带着别的女人的味道来碰自己。

唇齿间是强势的宣告,陆希尧感受到她的反抗,心中泛起烦躁。文件从手中脱落,散落一地。他略带薄茧的手禁锢住她的后脑勺,不能让她挣脱一分一毫。

"唔……"她嘴角溢出了一声反抗,察觉到男人的唇越来越下,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地推开了他,扶住身边的沙发细细喘着气。

掉落在沙发的外套中手机震动着,男人用冷然的眼神看了她一眼,随后便绕过她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熟悉的娇柔声音。安云溪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她听到男人的回答。

"我现在就过去。"喑哑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显得格外清晰。

她的心也随着这句话凉了彻底。

评论 婚不逢时:陆少,求放过

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

编辑浅时光点评

婚不逢时:陆少,求放过写的真是太精彩了,如果有可能,真的想不吃不喝不睡一口气看完,每天看的我内心非常满足,有时候又不舍得继续看,真怕看完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小说了。

小说推荐

不负卿宠

古代言情布偶

天域封神

青春校园刀疤王侯

龙影战王

都市情感梁七少

你好大先生

总裁豪门千羽兮

怦然婚动,娇妻别

现代言情小学酥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

Copyright ©2019 http://www.pl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婚不逢时:陆少,求放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