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V字仇杀队

V字仇杀队

作者:夜半微风老状态:已完结主角:V先生
32.23万字科幻末世

《V字仇杀队》简介: 未卜先知的预言家,杀气逼人的刺客,神秘莫测的催眠师.....一众人构成的神秘组织V先生。 圣兄弟会,叛逃组织,巨商寡头,宗教信仰,各国政府,到底谁代表着正义谁又是邪恶,当一切与良心发生冲突的时候,是默默忍受还是奋起反抗。V先生究竟该不该存在,而我在其中又会...

精彩章节试读

本文故事虽是第一人称但纯属虚构,是借助了科幻背景的一篇科幻悬疑文,其中百分之八十都是假的,较真者勿入。目的不光是为了赠彩,更为了稀释其中真实社会现象的成分,不言而喻你们懂得。

本文牵扯各色灵异事件和突发群体事件,所有具体城市名称由汉语拼音代替,本文涉及都市,群体事件,zhz,商场,z-j等等,并不单一的文章背后却隐藏种种可能被封杀的危险,请慎入。

-------------------------------------------

2013年十一月十六日,我躺在四九城的地下,冰冷的地面让我感到寒冷,但很奇怪的是我的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在那块硕大的巨石卡住我六个小时之后,我就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剩下的就只有麻木,好似这腿不属于我自己一般。

空气略带着一丝浑浊,但却足以维持我的生命,我大口喘息着地上那被人吐槽的空气。我记得今天早上听广播的时候听到过,那声音甜甜的播音员宣称今日的pm2.5浓度均超过500微克每立方米,万寿西宫的监测点更爆出了623的高值,各大建筑物纷纷被隐没在了浓浓的雾霾之中。

可是即便是这样的空气,对我来说,依然是可贵的、是奢侈的,它们流入到地下的时候,已经很稀薄了,我使劲喘着。夹杂在浑浊空气中的灰土把空气弄得更加不堪了,我剧烈的咳嗽起来。求生的欲望让我坚持着,坚持着.........

我的左臂好像是骨折了,总之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即便是我的左臂上面只压着小小的一堆泥土。这是习惯性骨折,近半年多以来,我已经有三次这样的骨折了,不管是身体上还是思想上早就习以为常。

我无奈的笑了笑,我想若是有人看到我此时的笑容,一定认为我是在哭吧。我用右臂费力的抓过别在领口的那枚小圆章,它被做成了一枚领针的模样,还好我的右手只是有些撞伤和擦伤,万幸都并不严重:"我是V先生1112,,我被困在了地下,双腿卡住无法工作,请求定位,请求定位,over。"

耳机中没有回应,打开领针那小小的公放喇叭按钮,也依然没有一丝声音。这枚传说中可以在地下高压高温严寒深水中,依然可以坚持工作的牛掰通讯器已经坏了n次了,每每都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真是该死,也不知道这次我能否像以前一样那么幸运。

而我的同伴们你们在哪里?你们是否还活着,我听不到你们的喘息,听不到呼救,甚至我连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听不见了。

我疲倦的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我能否还会醒来,只是我感到好累。

这不是回忆,可能是我最后的遗言,或者对自己的一段交代。我想到了保尔柯察金一段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当他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

我是V先生1112,我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

2010年12月1日,山东LZ市,海边。

我躲在一辆很不起眼的五菱宏光之中,车窗外根本看到里面的景象,除非把脸贴在玻璃上,可即便是这样,车内还是拉上了一圈帘子,仅剩下挡风玻璃是透亮的。

我的搭档山羊胡坐在一旁,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车道下面酒店的大门。而我则抱着电话跟父亲聊天,今天是父亲的生日,而我没法陪在他身边,只能留老爸老妈两人过这个生日,这都是因为现在我们要执行的破任务。

事情大约是这样的,三日前,我们接到了一宗案子,说这个酒店的东楼上总是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首先是女人的哭泣,然后是尖叫,这些声音每个房间都能听到,随即便是玻璃破碎的声响,紧接着有一个女人的声音由高到低,好似高空坠落一般大叫而过,以一声烂柿子摔在地上的声响作为结束。

事情发生后,各个房间的客人都找酒店反应,要求退房和赔偿,部分旅客在表达强烈不满的同时还自己意淫了很多不存在的事情,比如屋内玻璃震动,水杯跳跃等等等,后经调查都是自己所产生的幻觉和意想。

这对酒店来说,是一起重大的事故,于是该赔偿赔偿,该退房的退房,脾气好的则是换了房间。哪家酒店没撞过邪,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可未曾想到,第二天晚上事情又发生了。

报警并不是唯一的办法,在酒店老板看来好像请个法师好像更管用,于是乎找了各色各样的神棍前来。到了第三天,依然如此,哭泣尖叫坠楼的声音,如期而至,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

于是乎他们找到了我们,V先生,不过这是在报警之后的事情了,至于他们支付了多少钱或者神马的,就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了。

山羊胡听我打完了电话,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可真能聊,老爷子过生日打个电话是应该的,可你现在在工作,认真一点好不好?麻烦,真麻烦。"

"你换个口头禅好不好,"我也瞥了他一眼说道,对于山羊胡我是极其不满意的,不过想想,V先生中就没几个正常人,想来我应该算是最正常的了。

"你预感到是怎么回事了吗?"山羊胡问道,我摇摇头说道:"我不过是个C+级的预言家,我要有那本事能什么都猜到,我去天天猜彩票好不好,还从这儿跟你耽误工夫。"我回嘴的说着,其实我所说的利用自己的能力买彩票之类的事情,在V先生中是不允许的。

山羊胡哼了一声道:"废物。"

我刚想骂回去,却听他说:"行了,别让老狼彪子看笑话,老狼从那里看着咱俩的眼睛读心呢,什么玩意儿。"

我闭上了嘴,老狼和彪哥在另一条平行的道路上,方向与我们相反,正对着我们,不过他们所开的是一辆我梦寐以求的猛禽。想想我就来气,为啥人家坐福特猛禽,我就得坐五菱宏光。

我看了看手里的资料说道:"你说会不会是闹鬼了,万一闹鬼了咱们可抓不住,我们又不是捉鬼的道士。"

"你怎么会这么想。"山羊胡眼睛依然看着酒店的大门,目不转睛的问道。

"你想啊,据资料显示,这里发生过一起强奸案,施暴者最后殴打死者,死者不堪受辱与施暴者搏斗,死者撞破房间观景阳台的玻璃护栏掉了下去,当场丧命。而今,女人的哭泣声,玻璃破碎声,坠楼声,这些顺序都吻合,不就是当年情景的重现吗,不是闹鬼是什么,这玩意儿咱能收拾的了吗,我想想白毛汗都出来了,太吓人了。"我说道。

"害怕你就回去,没人拦着你,回头把组织给你的钱退了,爱干啥干啥去。"

"你这人就是无法交流。"

"嘘,到点了。"

"啊!--"一声刺耳的惨叫声响了起来,我是第一天到这里,接到任务和资料的时候我曾经想象过这声惨叫,但我没想过竟然是如此的凄惨和令人胆寒。

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却见山羊胡手中的一个仪器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山羊胡说道:"在十六楼。"说着那个类似于平板的仪器切换成了十六楼走廊中监控的影像,画面上一团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划过,摄像头有些模糊,根本看不清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山羊胡拉开车门窜了出去。另一辆车上的彪哥和老狼也同样迅速的朝楼上奔去,山羊胡边跑边冲我喊道:"在楼下等着!"

我一个人守在楼下,他们发动了早就商议好的指令,命工作人员关闭了电梯,从这座大楼上的三个消防通道分别往上爬去。

我的神经绷得很紧,嗓子干干的,如鲠在喉,不管是吐还是咽都很难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不知道上面发生了是什么,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却只过去了三四分钟,但对我来说却如同几个小时一般漫长。

领章,我猛然想起我还有一个可以联系他们的方式,在我的领口上别着一枚小圆章。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卖车的销售人员别在领子上的车标,就是这么大,只是我的领章上面只是一个V字。耳朵里塞着一只无线耳麦,它很小巧,戴上一点也不觉得有种隔绝的耳塞感,通透的很,我曾经试过音质很清晰,据说很牛逼。

我按了一下V字章说道:"我是小枫,上面......."我还没说完,只听耳麦中传来老狼焦急的声音:"1112,那东西跳下去了,拦住它!"

我先是一愣,我还不太熟悉这个编号,转瞬之间我想到了这正是我的代号,我抬头看去,只听到空中隐约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是女人的尖叫声由远而近,只在转瞬之间。

脑中灵光闪过,不对,传闻中那玻璃破碎的声音应该很清晰的传到人的耳朵中,怎么可能这么模糊而遥远,若不是我听力不错根本听不到那声音。刚才老狼说那东西跳下来,莫非是真跳下来了,是什么东西!

正考虑间,我没有迎到大片的碎玻璃,可能是被风的阻力刮到了一旁,但我的眼前却落下了一个灰色的东西。它比野猫略大一些,全身灰色,落地之后整个背弓着,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竖的高高的,露着一嘴尖牙发出一声女人慌乱的尖叫。这些都是我后来想起来的,那时候我只看到了它的那双眼睛,眼睛是黄色的,透漏着阵阵阴毒的感觉,但阴毒的背后却带着一丝怨气和胆怯与慌乱,我的后背一阵发麻,整个身体也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

那东西窜了起来,我这才想起要逮住他,于是挥动拳头,一拳打向那东西,那东西身子在空中一扭瞬间闪过。我向前飞奔一步,左手成爪子从侧面抓了过去,那东西却在挥动利爪猛然划向我的手心。

"啊!"我大叫一声缩回了手,那东西转了个方向,逃窜而去。

我拔腿就追,可却怎么也追不上那东西的速度,它太快了,比我见过跑的最快的狗和猫都快。

"扑通!"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两把尖锐的匕首狠狠的插入了那东西的迈在前面的爪子和身子上,然后透过它的身体插入坚硬的地面,溅起片片火星。

那东西发出一声绝望而尖利的惨叫,声音振聋发聩,听后只觉得百爪挠心浑身难受,就好比用指甲滑动磨砂玻璃的尖锐声音放大数百倍一般。但很快这声音消失了,因为那两把匕首转动了一下,在它的肉体中扭动着。

我这才看向蹲在地上,刚才从天而降的黑影,竟然是山羊胡,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很不屑的说道:"废物就是废物,麻烦,真麻烦。"

这时候,老狼和彪哥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彪哥从袍子里抖出一个麻袋,然后从山羊胡手中接过那东西。那东西在彪哥手中不再挣扎,我知道那是因为彪哥那双铁钳般的手,那东西即使力气再大,也敌不过彪哥,在彪哥手中它不过如同小鸡仔一般存在。

老狼上前用一次性塑料扎带手铐锁住那东西的前爪后爪,然后用胶带封住了它的嘴。我这才看清楚,这东西就是一只大野猫,不,它又不全是一只野猫,好像是一个女人。这种感觉很奇妙,它明明是猫的样子,可我怎么看它也是个女人,至于为什么我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一切弄好后,老狼把它重重的扔到了彪哥的麻袋中,彪哥粗声粗气的说:"这东西被0101扎了两个透明大窟窿,不会就这样死了吧,是不是要给它先止血啊,万一挂了跟上面不好交代啊。"

"彪子,你能不能长进点,这么大个子,胆子却这么小,那玩意儿死了便死了,解决问题就行了,咱总部关着的这样的东西还少吗,没啥研究价值。"老狼说道,随即用嘴瞥了瞥山羊胡,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彪子你看人家0101,那本事,牛逼啊,跑到六楼看来不及了,就敢往下跳,不愧是刺客出身身手就是好。"

山羊胡目不斜视,只是冷冷的轻声说道:"给我把手拿开。"

"什么?"老狼依然在调笑山羊胡,没听清山羊胡的话,山羊胡的声音大了一些:"我数三声,不拿开剁手。1.2....."

老狼脸色一变,山羊胡还没数到三他就慌忙把手缩了回来,脸上阴晴不定半天才冷哼一声说道:"什么人啊,有气朝我撒什么啊,狗脾气,怪不得谁都和你处不来。再说了,这事儿也不能怪人家1112,小枫今天是第一次行动,虽然不是啥大阵仗,但是见到这种事情难免会慌乱。这都怪咱们V先生的体制不好,按说新人是应该先培训的,非要在实践中寻求培训那哪里行,伤亡率太大了,万一出什么意外.........."

"死了就死了。"山羊胡说着转头朝着五菱宏光走去,发动了汽车,扬长而去。

老狼拍了拍我的肩膀苦笑道:"兄弟,坐我们的车回去吧,早知道你的搭档是他,我打死也不让你加入V先生。"

网友评论

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

编辑阿布点评

V字仇杀队 剧情非常精彩,女主角描写的非常出色,从女主学生时代写到中年时代,故事情节完整细腻,逻辑缜密,看着非常过瘾,推荐。

小说推荐

网游之一骑当千

都市生活六月飞霜

雪色浪漫

都市生活杨家六郎

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

穿越重生芙鱼

我们可不可以不悲伤

青春校园刘照婷

夏夜微明

青春校园夜尘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6]6666号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拒绝盗版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Copyright ©2019 lao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6666666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V字仇杀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