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尘缘

尘缘

作者:烟雨江南状态:已完结主角:纪若尘,张殷殷
1212149字都市情感
那一天,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在山路匍匐,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次次的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精彩章节试读

.飞在空中的头颅高叫道:“吾家!你给我等着,我可是泰山王的人……”

一众铁骑远远围看着掉落于地的头颅,议论纷纷:“真是可怜,又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他定是以为队人与我们是一样的,岂料得到队长只是披了这么一身皮而已。”

“他还说自己是泰山王的人……”

“管他是谁的人,走了走了,回去晚了可是要受重罚的。”

于是一众铁骑纷纷掉转马头,向酆都城驰去。地上头颅兀自叫着:“喂喂,你们去哪,我不要扔下我不管,我可是泰山王的人……”

这些铁骑哪肯理他?一个个早就去得远了。

此时纪若尘与顾清已越过秦岭,进入南荒边缘。岭南岭北气候迥然有异,虽然只隔一山,却如两个世界。

南下的时光早已不若东行时的轻松写意。那时他与顾清相携而行,情投意合,虽然屡遇凶险,却是每每能增进些二人间的情意。但现在千里行来,天始终是阴的,他的心中同样没有阳光。

这一日晚间,二人没有如往常一样的继续赶路,而是选择一道垂瀑之旁燃起篝火,借月闲谈。在月色与火光的双重掩映下,顾清的容颜少了几分淡泊,多了此许神秘,更将她倾世的容颜衬托出来。

她凝望着跳跃不定的火焰,幽幽地叹息一声,道:“若尘,直到现在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你的心事。你本命星宫中疑雾重重,连我也看不大清楚,这实是有些奇怪。这些天来我们朝夕相处,我才勉强窥到其中有一颗贪狼星,也就难怪你短短时间里就沾染上了这许多的情债。若尘,你本来就是盖不住的人才,有人倾心也无所谓,只是……唉,虽然我们今世背负的轮回已经很多,但在没有必要时,还是不要负人为好。”

纪若尘望着顾清的侧面,低声道:“你还在在意殷殷的事?”

顾清淡淡一笑,道:“有一点。不过探寻灵力之源是件大事,虽然我也不清楚紫阳真人一一探寻灵力之源的真实目的,可你先办大事并没有什么错。”

纪若尘沉默了一会,才低声道:“我知道殷殷的死与我有关,可是无论我怎么去想,也想不出过去究竟和她发生过什么事。回想起来,或许是因为当日我在地府时饮过一口孟婆汤的缘故吧。可是现在每一个人都不肯告诉我详情,就连你也是一样,难道我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事吗?”

顾清叹道:“你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实际上你们之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我就是想说也无从说起。只不过殷殷对你一往情深,却是谁都可以看得出的。现在她突然自尽身亡,除了你之外,还能为了什么人?被殷殷的死讯所激,景霄真人也就此辞世而去,不要说太璇宫的人,就是道德宗内其它几脉恐怕都对你有了成见。”

纪若尘伸手过去握住了顾清的手,道:“清儿,眼下我心中只有一件真正重要的事。在那天看到莫干峰顶的云图后,我总感觉到有一件大事就要发生了,而且这件事与你我有关。这些天以来每向南前进一点,这种感觉就会强烈一分。是我说不清这种感觉来自何处,只是一直在担心着。”

顾清问道:“可是我都未从云图中看出任何征兆来,你又在担心什么呢?”

纪若尘苦笑道:“我有一种预感,再过不久我们就有可能分开了。而惟一能够阻止这种结局的方法,就是我的道行能够足够强大。探明东海海底的灵力之源后,我修为上其实得了许多好处,所以我会急着前去南疆寻访灵力之源。”

顾清微笑道:“你又笨了不是?且不去说我们百世相伴的轮回,单是我们今生已经有了婚约,又怎还会分开?现下我修为道行是比你强一些,不过以你的夙慧悟性,又有几件仙器在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护着我,平安度过这一世的劫难了。”

听了这一番话,纪若尘心中忧虑渐去,情意暗生,握着顾清的手紧了几分。

顾清幽幽地叹了口气,轻声道:“就象前生你一直做的那样……”

不知为何,听到这一句话,纪若尘心中忽如被淋下了一盆冰水。

月落日升。

在这茫茫南荒群岭中,清晨的阳光照耀到的不是翠绿的林梢,而是一片片弥漫不散的浓浓白雾。在晨光下,白雾翻涌不定,时不时会反映出一大片绚烂的光彩。久居南疆的人都知道这种彩雾是极厉害的瘴气,寻常人畜只要嗅到一点就会立刻毒发身亡。能够在这种瘴气下生存的不是罕见的毒虫,就是厉害的异兽。

清晨本是这些毒蛇虫蟊回窝歇息的时刻,但现在整个密林中静得可怕,除了隐隐的风声,再无其它声息。林间更是弥漫着奇异的死气,似乎若大的密林中已没有任何生灵,一些平素里总是大摇大摆、招摇进出的毒虫蛇王此刻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林间忽然响起了一声奇异的啸声,高亢清亮,听来倒似是一名歌女正在引吭高歌。然而这一声啸音传遍整个密林的瞬间,本来尚多多少少有些生机的密林边缘也变得死寂一片。

呼的一道劲风吹过林间,一只巨大的异鸟从远处飞来,在密林间穿梭翱翔。待飞到近处时,才能看清这居然是只人身羽翼的异鸟!若无背后那双羽翼,她十足就是一个美人,而且不着寸缕。不过她飞行动作还显得有些笨拙,时不时会挂断几根横在前路上的树枝,但她一身看似柔嫩的雪白肌肤其实非常坚韧,锋利的树枝断口根本不曾在上面留下一点划痕。

她在林间足足飞了一个多时辰,时而上冲,时而掠地,时而绕树环飞,显然是在习练飞行技艺。看得出来她悟性很高,短短功夫飞行姿态已经纯熟了不少。此时红日已上中天,笼罩着密林的浓密瘴气开始消散,一缕缕阳光透射下来。其中一缕阳光落在了她的身上,竟在那雪白肌肤上留下一小片乌黑的焦痕!她痛得秀眉一皱,于是一个回旋,加速贴地飞行,转眼间就已远去。

片刻之后,她已飞入位于附近山丘半腰的一处洞穴中。洞穴内颇为宽敞,由于只有洞口透进来的光亮,是以显得十分阴暗。洞穴中央摆放着一张石台,尽管石台边缘处染着斑斑血迹,台面上却是一尘不染。石台旁放着一张石椅,虚无端坐在石椅上,微闭双眼,就似入定了一般。洞穴一角处堆着一堆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尸块,看上去什么样的东西都有,内中还露出了三只手和半条大腿。

石台旁放着一张石椅,虚无端坐在石椅上,微闭双眼,就似入定了一般。

这堆尸块已不知放置了多久,在南方的潮湿闷热气候下早已腐烂不堪。但从尸体切工的工整来看又不象是被用剩的垃圾。只有半人半鸟的她知道,本来在十日之前,这些尸块还是虚无十分珍视的宝贝。内中有一个当地土著人中的天才祭祀,有道行已有百年的南疆毒蟾王,也有一头号称万毒克星的獀猿。但自虚无短暂地出行一次后,他就再也不向这些东西扫上一眼,每一次见到他时都是沉浸在苦思之中,脸上表情忽喜忽忧,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虚无感觉非常敏锐,周遭些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感觉。她刚在身旁立定,虚无就缓缓地道:“怀素,今天又被阳光照到了?”

她正是怀素,只是不知被虚无用何等手段改造成了这么一副半人半鸟的样子。听到虚无问起,她道:“一时分了神,没有感应清楚瘴气雾霭的变化,被一道阳光给照到了。”

虚无张开了双眼,道:“看来你伤得不轻,转过来给我看看。”

怀素尽管赤裸着,但似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后,她也抛弃了曾经为人时的许多观念,闻言立刻驯顺地转过了身体,将伤处呈露在虚无眼间。那一块焦痕大约有手掌大小,深深地烙在她丰盈的右臀上,好似用烙铁烫出来的一样。她的伤势也有些令虚无意外,他微微皱眉,轻抚过焦痕,又按按了焦痕旁边完好的肌肤,才道:“你这一次怎么伤得这么重?看来得重新修补一下了。真是奇怪了,你怎么会被阳光照得那么久?转过来。”

怀素依言转身。虚无一边开始活动着双手纤长的十指,一边盯着她胸前挺拔丰盈,道:“这两样东西没有任何意义,只是累赘而已。看来就是有了它们你的行动才不够灵活,这次我索性一起把它们给去了吧!”

“不要!千万不要!”怀素一声惊呼,连忙求恳道:“下一次我一定注意不再受伤了。”

虚无面沉如水,但却没有驳回怀素的请求,而是示意她伏在石台上,然后自怀中取出一柄小小玉刀,开始切削起她臀上的焦痕来。

怀素的身躯轻轻颤抖着,显得在强自忍着痛。过了一会,她忽然问道:“虚无大人,您前些天回来后就总是坐着不动,究竟为什么?”

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却令虚无的手轻轻一抖。他旋即恢复了正常,一边继续切削着怀素伤处的焦肉,一边道:“因为我看见了一个小妖,一个我做梦也想不到会存在的妖。”

怀素哦了一声,道:“那她一定很漂亮了。”

虚无沉吟了许久,好不容易才找出合适的形容词:“不,她不是漂亮,而是完美,彻头彻尾的完美。”

怀素微微转头,道:“你不是说现在的我就是阴间在阳世的完美再现吗?”

虚无摇了摇头,叹息道:“这怎么一样?有了你的存在,我的确成功将黄泉子民在阳世重现。你也许现在都还无法理解这其中的重大意义,这意味着我已然接近于窥破天地大道,比之羽化飞升,境界又何止高出一筹?然而把你作得再好,也不过就是技近乎道,可是那个妖……那个妖……她本身就是天地大道!”

一说到青衣,素来镇定如恒的虚无竟不知不觉得的激动起来:“你并不理解完美的含义。仅仅是她的一只手,一只绝无分毫瑕疵的手,就已然颠覆了我许多关于大道本源的认知!这根本不可能,世上绝不应该出现如此完美的存在,不管她是人是妖!不行,我一定要再见她一次,明天就去无尽海!”

“那我怎么办?”怀素低呼道。

虚无心思显然早已尽在遥远的无尽海,浑不在意地道:“此地人畜绝迹,毒物蛇虫只要闻到你身上气息就会远遁千里,所以你呆在这很安全。再过七日,待你全身经脉稳固,就可以重行起手修炼三清真诀。又七七四十九日后,你应就可以逐渐将背上双翼收拢体内,披衣着装,并且不再畏惧阳光。”

“你不是说过,作为世间惟一一个可以修炼三清真訣的黄泉子民,我今生成就不会在什么真人妖皇之下吗?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不满足,还要去无尽海看那只小妖?无尽海可是天下凶地!”

虚无嘿了一声,道:“你懂得什么!这些天来我日夜苦思,均觉得世上绝不应该出现如此完美之物。若不再看上她一眼,我今生休想再有寸进。你是我前面几十年的最高成就,然而大道无穷已,我辈求道之人,求索又岂有尽头?”

说话间虚无已削尽怀素臀上焦肉,露出了下面粉嫩的新肉。他刚一停手,那巴掌大小的创口就开始自行愈合,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怀素臀上又复光洁一片,没有一点受过伤的样子。如此身躯,自非阳间众生所应有。

看到怀素从石台上下来,虚无叮嘱了几句今后的注意事项,要她苦修三清真诀,就欲转身出洞。怀素早已熟知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风格,当下追上去叫道:“你真要去无尽海?”

“当然。”

怀素又道:“无尽海是群妖聚居之地,你单身前去,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虚无长笑一声,道:“这天下虽大,还没什么我虚无去不得的地方。既然让我知道了无尽海的方位,我又怎能不去?再者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只要能再见那小妖一面,我就是真的战死无尽海,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虚无笑音尚在洞穴中回荡,人早已消逝在隐隐青峰之间。

正午时分,青城本该是阳光明媚,但此刻整个山峰漆黑一片,有如中夜。

天空已深黑如墨,浓云还在不断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将天光死死地挡在云层之外,才造成这一种昼夜颠倒的异象。

虚玄立在青墟宫中,仰首望着头顶越垂越低的云层,右手藏在大袖中不住掐算着什么。不远处的钟楼处传来钟鼓之音,已是午时三刻了。

啪的一声,几乎要压到青墟宫最高的云天殿殿顶的黑云中忽然亮起一道细长的电火,就似是一条灵动之极的小蛇,在空中盘旋良久才不情不愿的散去。这条电蛇与众不同,通体闪耀着幽幽紫光。

一名道人飞奔赶来,急急地道:“虚玄师兄,道心阁中忽然涌出大量灵气,守在四方的弟子快要顶不住了。看这样子,吟风应该提早于今日出关。”

虚玄点了点头,吩咐道:“虚天,再调三十六名弟子过去,务必多顶一些时候,必要的时候你也助他们一臂之力好了。”

虚天先是应了一声是,然后犹豫着问道:“师兄,为了吟风的这次闭关,我宫一共有一十六名弟子道行全失,这……这值得吗?”

虚玄淡然道:“待吟风出关,你就知道值不值得了。虚天,天下大乱初生,你要抓紧这最后的一段安宁时光好好磨励道行,到时才不至丢了性命,损了道果。”

虚天点头应了,心中却多少有些不大以为然。然而青墟宫中规矩最是严柯,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一点上青墟宫比之官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虚玄为人虽然谦和,但所说的一切都不容反对和置疑。

道心阁不过是一座以木结构为主的偏殿,过去不过是间堆放杂物的地方,如今被粉刷一新,外墙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咒符,殿周遍插各色法旗,三十六名青墟宫弟子依着方位盘膝而坐,身上光彩隐隐,正全力驱动法阵,与殿中忽隐忽现的紫色电芒相抗。

道心阁门窗紧闭,然而一道道暗紫色光芒从门窗缝隙中透出,偶尔会有一条粗大的紫色电蛇在阁外成形,绕着道心阁飞舞一周,沿途吞掉不少符咒,这才咆哮一声,化成电炎散去。

虚天立于法阵外侧,左手平伸,掌心中放出一道浅棕色光芒,照耀在法阵上。法阵哪住出现不稳,他放出的光芒就会照耀在哪里,逐渐把波动平息下去。可是见了这样一条如有灵性的紫色电蛇,虚天脸上笼罩上了一层阴云。

当初吟风初次现身时,也是紫电连天,天火熊熊,然而那时的紫气醇正平和,带着巍巍天地之气。可是这一次现出的紫电中透着暗黑,阴阴令他感觉到血腥杀伐之意,若非知道殿中闭关的乃是吟风,虚天几乎要以为是哪一个介于正邪之间的人物又要出世了。

阵中法旗如在风中,狂舞不定。虚天业已感觉到手上压力渐重,逐渐地吃力起来。他心中涌起一股不忿之意,吟风才修炼多少年,自己又修炼了多久,现在还有三十六名弟子为辅,即难道还能输给了他不成?

心意一起,虚天即刻伸指在左腕上一点,掌心中光芒登时强了一倍!阵中法旗一面一面地停了下来,道心阁中的紫芒也黯淡下去,再也不显凶相。

虚天心中正暗自得意时,忽然心口处感觉到一点灼热,紧接着整个人如被一道涛天火流冲中,胸口一紧,身不由已地喷出一口鲜血。血雾甫一出口,就化成了熊熊紫炎!

扑通一声,虚天倒飞出十余丈,重重摔在地上,一时间四肢百骸如散,真元四处汹涌,已受了不轻的内伤,再也爬不起来。

虚天挣扎着向道心阁望去,浑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一望才发现整个道心阁连同周围的法阵都已荡然无存,宫内弟子四散躺倒了一片。

道心阁原本所在之处燃着淡淡的紫色天火,离地一尺处浮着一朵斗大的莲花,吟风虚立莲花之上,一条由暗紫电炎凝成的紫龙正绕着他翻飞不定。他双眼中闪动着夺目的金色光华,已完全看不清瞳仁,只能望见一片茫茫金色。

虚天与吟风目光一触,立时有如裸身卧雪,通体凉了个透,心中那一股不平之气早被惊到了九宵云外去。

此时远方传来一声长笑,虚玄一步数十丈,几步间就已在吟风面前立定,含笑道:“恭喜师弟再有进益,不知这一回修成了什么神通?”

吟风淡淡地道:“没什么,不过是拂去灵台浮尘,看清了些前世因果而已。”

虚玄大喜,道:“想不到师弟道心已有如此进境!如此看来,羽化飞升也是指日可期啊!”

吟风面无喜色,反而低叹一声,道:“飞升不过是囊中之物,又何喜之有?”

虚玄点了点头,道:“那你现下意欲何往?”

吟风道:“我要下山一次,去了却一桩因果,去去就回。”

也不见吟风有何颂咒聚元的动手,忽然间足下莲花就冉冉升起,载着他如流星般向东南方去了。

直到吟风化成的流星消失天际,虚玄这才回身,扶起了仍无力瘫软在地的虚天。虚天此刻惊魂未定,骇然道:“吟风他道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高了?就是师兄你似也有所不及。”

虚玄呵呵一笑,道:“不必惊慌。适才吟风拂净灵台,与天地交融一体,才能够看得清过去未来,悟出因果轮回。你那时心存对抗,实等如是向天地大道出手,岂有不吃苦头的道理?”

虚天此时方才悟了,心中惭愧,慢慢挣扎着爬了起来。

阴暗,潮湿,狭小,充斥着扑鼻的恶臭,似乎阴间阳世的牢房都是一个样子,酆都地府临时关押犯魂的地牢也不例外。

女孩蜷缩在牢房一角,怀中依然紧紧抱着那束回魂草不放,听到牢门声响,登时吓得全身一颤。

进牢房的正是那骑士队长。他身材过于高大,在如此狭小的牢房中几乎转不过身来。他单膝点地,在女孩面前蹲下,用极为低沉的嗓音道:“我叫吾家。”

女孩慢慢抬头,终于认出了眼前的骑士队长,于是眼中惊惧渐去,轻声道:“张……殷殷……”

骑士队长点了点头,又问道:“你既非死魂,也不是生魂,按理说该是阳寿未尽,为何要到阴司地府来呢?”

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得牢房外一阵喧闹,一个粗豪的声音大笑道:“那小贱人关在哪?先待大爷我修理她一顿,然后再找那混蛋算帐!”

吾家头盔中暗红目光一亮,站起身来,挡在了牢房门口。

那张狂的笑声越来越近,随即从牢房通道尽头转过一个黑脸大汉,左右簇拥着十来号狱卒之类的人物。他一见吾家站在牢前,先是一怔,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才回过神来,大笑道:“原来是吾大将军,怎么这么好的兴致,突然来探牢了?昨日吾大将军一矛之威,我可是一直铭记在心呀!”

吾家已然认出这黑脸壮汉就是昨日被自己一矛分尸的持斧骑士。阴司有职衔者与寻常死魂不同,都是在藉鬼官,除非被人用道术直接催化,否则就是切得再碎,过后也能复原,但鬼力大损自然是免不了的。

他被吾家分尸后已比寻常鬼官强不了多少,暂时无法留任巡城甲马。此时看他一身典狱官服色,想必是被调任到这座牢狱任职。才不过一天功夫就能调任新职,看来这黑脸壮汉也不是个寻常人物。不过他恰好调任这座牢狱的狱官,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有心。

吾家盯了他一眼,黑脸壮汉的笑声登时一窒,然后吾家方道:“你来干什么?”

黑脸壮汉气焰再起,嘿嘿笑道:“我来自然是要好好拷问一下这个小贱人,看看她究竟是哪里混进来的奸细。不过看她的样子还挺倔强的,不用点特殊刑法,还真未必能够让她开口。”

“不准。”

黑脸大汉猛然一阵狂笑,回头向手下们道:“你们听到了没有?吾大将军不许我对犯人用刑,这里是谁掌权啊?”

可是他这一番问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狱卒们看着吾家,个个噤若寒蝉,不敢接话。一时间只气得他黑脸发青,再也说不出话来。

吾家冷冷地道:“我虽不掌此狱,但你若敢不依律办事,我一样可以斩你于此!”

黑脸壮汉失声道:“你就不怕流放域外百年吗?”

此时旁边一个狱卒小声提醒道:“吾将军当年就曾被流放外域,是惟一一个活着回来的。”

黑脸壮汉怔了一怔,然后咬牙道:“好,吾家,算你狠!我就依律办事,前八品的大刑一个也不用,咱就只用第九品的小刑。来人哪,把这小贱人给我拖出来!吾大将军,你还不让路吗?”

吾家终于让开了一条路,看着四个狱卒小鬼将张殷殷从牢中拖出。张殷殷初时并未挣扎,但在经过吾家身边时忽然挣开,将一物放在吾家手中,才随着一众狱卒离去。

直到众人离去,吾家才低下头,看着手中那一束已经枯黄的回魂草。

网友评论

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

编辑超人大发点评

非常喜欢这个类型的小说,就是更新速度有点慢,不过也能体谅作者,毕竟好的作品不是催出来的,加油!

小说推荐

残王嗜宠:毒妃千

二婚夫君有点萌

穿越重生半枝红杏

惊世医妃:暴君捧

古代言情路迟迟

捞尸之九龙棺

悬疑灵异舞独魂灵

断莲书

玄幻仙侠云姣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

Copyright ©2019 http://www.pl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尘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