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绝妃无情殇有情

绝妃无情殇有情

作者:苏月半状态:已完结主角:顾清池,施妙鱼
1562517字古代言情
前生谨小慎微,却落个身败名裂而死。 重来一世,施妙鱼决定为自己而活。 姨娘想要毁她贞洁,那就加倍奉还回去; 庶妹想要夺她婚事,那就让渣男贱女送作对; 上京城传言她命格克夫、容貌丑陋,她无所畏惧! 可就是这样的名声,竟然还有人上门求娶。 求助!被无赖王爷缠上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绝妃无情殇有情 精彩章节试读

.“孩子,我的孩子!”

猩红的血湿透了施妙鱼的曲裾中衣,那剧烈的疼痛更让她整个人跌倒在地,她惊恐的捂着自己的小腹,尖声叫着自己的丫鬟:“好疼,采荷救我!”

采荷踉跄的扑过来,肿着张脸,也是涕泗横流:“夫人,采荷在,采荷在您别怕。”

只是没等她到跟前,便被边上的丫鬟婆子死死拦住,不准她再靠近一步。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啧,当真是主仆情深呢。还愣着做什么,把这个贱婢拖出去,打死。”

随着话音落下,便见一名格外艳丽的女子走进来。身着一袭大红衣裙,眉眼精致,饱含凌厉。

随着她话音落下,便见采荷被婆子们死死的拽了出去,施妙鱼顿时尖声道:“你们这群狗奴才,放开她!”

施妙柔望着施妙鱼自顾不暇的凄惨模样,啧了两声:“姐姐这模样好可怜呐。你们也真是的,不是嘱咐你们,除了孽种便是,莫要太为难姐姐么?”

后一句话,却是说在场的仆妇婆子们的。

施妙鱼原本捂着阵阵抽痛的肚子想要去救采荷,听到这话的时候,蓦然抬起头,不可置信的厉声质问道:“施妙柔,是你做的?!”

昨夜里她得知夫君要杀了自己腹中孩儿,这才仓皇逃出,当时分明是施妙柔将自己放走,还要她走的越远越好的!其后她被家丁抓回来,还被强制灌下堕胎药,她以为是陆江荣的主意……

可是现在——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想知道原因吗?”施妙柔倾身,靠近她些许:“其实很简单,无非是我不想日后有你的孽种在我跟前碍眼,毕竟,这府中日后的女主人,是我。”

“所以你就要灌我堕胎药,夺走我的孩子?”施妙鱼满脸怨恨:“我分明已经说过,你要这个位置,拿走便是。我既然已经走了,便不会再与你争,为什么要把我给抓回来!”

施妙柔露出讽意,直起身抬脚踩在她肚子上,慢慢的碾着,听着施妙鱼凄厉的叫声,她畅笑出声:“好姐姐,你还真是天真啊。这些年你加注在我身上的耻辱,我还没讨回来呢,怎会让你这么轻易的离开呢?”

痛!这是施妙鱼仅剩的知觉,她抓住施妙柔的脚,想要挪开,可偏偏提不起半分力气,恨不能立马死过去才好。

她脸色惨白,汗水从额头滚落,施妙柔看着她的狼狈模样,心里是难言的畅快:“施妙鱼,你是嫡女那又如何,如今不是照样被我踩在脚底?”

“有时候老天真是不公平,明明我样貌、才华皆不输你,却偏偏因为出身处处低你一头,好在如今它终于开眼,从今往后,我施妙柔才是沐阳侯府的嫡女,而你,只是只落水狗。”

声音里饱含着恨,施妙鱼百思不得其解:“从小到大,你哪样东西不比我好?我也处处不与你争,我究竟做了什么,要让你这么恨我。”

施妙柔加重力道,疼的施妙鱼几乎晕厥,她慢条斯理开口:“因为,你的存在就是错误。”

“啊——”施妙鱼痛呼出声,余光看到一角青色衣袍在门口闪过,她咬牙撑起身子,厉声喊道:“陆江荣,你给我出来。”

门口没有动静,秋风掠过,带起院中枯叶,女子虚弱但坚定的声音慢慢响起。

“天启二十六年,大理寺左寺丞辞官,是我回去跪在父亲院外一个昼夜,让你如愿以偿坐了这个位置,天启三十年,你以权谋私,事情败露,是我到处求情,让你幸免于难,天启三十六年……”

桩桩件件,历历在目,每多说一个字,施妙鱼心中的恨就愈发深,像颗种子落在心头,迅速发芽成长,遮天蔽日。

初时下嫁,非她所愿,但她嫁过来后相夫教子,操持内外无不上心,没想到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最后,就在月余前,你为求大好前程,亲手将你妻子送到别人床榻之上,陆江荣,你不得好死!”

声音陡然提高,又尖又利,施妙鱼浑身的力气终于被抽光,她颓然倒在地上,她早该在自己被送到安陵王床上时就该死心了。

看着眼前多出来的脚,手紧攥成拳头。

陆江荣又羞又气,猛地抬脚进门,指着她道:“你这个淫妇,与安陵王私通,我念在你为府中操劳多年的份上本想放过你。可如今安陵王通敌叛国被皇上处斩,你却要留下他的野种,你这是想要陆家陪葬啊!为了这阖府安危,我是再留不得你了!”

“哈哈哈。”施妙鱼施妙鱼怒极反笑,声音却格外的凄凉:“是吗,难道你不是怕事情败露,受到牵连吗?”

她强撑着想要爬起来,猩红鲜血立马争先恐后涌出,落了满地鲜红。

当初为了荣华富贵,一碗迷情药将她送到顾清池床榻上的是他;得知她怀孕不准自己打掉,想要以孩子做筹码的人是他;现下安陵王被皇上以叛国罪论处,生怕祸及自己想要杀了她的人,也是他!

可如今,他却以红杏出墙来给自己下了定论?!

陆江荣脸色阴沉下来,只觉这女人实在不识好歹,竟然将自己说的这般的不堪。他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夫君,又这么说自己夫君的么?

陆江荣恼羞成怒,一把夺过随从手中的长剑,径自朝她狠狠地刺去。

这女人如此碍眼,还拿那些他不愿意提及的过往羞辱自己,还是死了干净!

“啊!”施妙鱼疼的浑身痉挛,原本支撑着身体的手立马无力垂落。

在场的人有些不忍,略略偏开视线,陆江荣竟是挑断了她的手筋。

陆江荣并没有停手,反而是放缓速度,存着折磨的心思一刀一刀的挑断她手筋脚筋。

而这样极致的痛楚之下,更有施妙柔添的一把火:“施妙鱼,想知道你那短命娘怎么死的吗?”

“那是因为,父亲不愿意让我母亲再对你那短命娘伏低做小,所以一味毒药,送她去了黄泉!”

“你说什么?”

身上的痛楚让她麻木,可施妙柔的话,却让她只觉得一颗心被撕扯成了碎片。

疼!

施妙柔满意的看着她的表情,掩嘴笑道:“我说,谁让你们母女太碍事了呢!”

“贱人,贱人——”

施妙鱼双目圆瞪,厉声道:“奸夫淫……啊……”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却是施妙柔狠狠地踩住了她的手骨,咬牙切齿道:“施妙鱼,你要怪,就怪自己没投个好胎,这次去了地府,可要睁大眼睛避开我。否则,再撞到我手里,我照样能让你生不如死。”

说到这里,她又回眸,楚楚可怜道:“夫君,她这张嘴,伶牙俐齿的,我实在不想她以后还能说话,倘若她下了地狱,天天回来找我念叨可怎么是好?”

陆江荣抬起她下巴,轻轻吻了上去,道:“这有何难。”说罢,他示意左右随从上前,控住施妙鱼,绝情利落的挥剑:“割了她舌头便是,到时候拿去喂狗,我让她下辈子也不能说话,这样你可满意?”

施妙柔轻声娇笑起来:“夫君真是心疼妾身呢。”她眼风扫过身边仆从:“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她处理掉。”

“是。”仆从提刀上前。

“夫君,今晚我想吃醉蟹。”

“好,都听你的。”

他们边说边转身离开,施妙鱼像离水的鱼,痛苦的在地上扭动身体,泪水混杂着血水滴落,她发出含糊的声音,眼睛盯着虚空,直到眼里的光逐渐涣散。

这对狗男女!

若苍天有眼,让她来世再遇此二人,她定要二人血债血偿,不死不休!

评论 绝妃无情殇有情

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

编辑shen雪山点评

绝妃无情殇有情这本书是我看网络小说多年以来,所有看过用诗词最多,水文最少,能看出作者文化底蕴非常深,剧情紧凑,逻辑缜密,绝对是一本非常值得推荐的好书。

小说推荐

噬心挚爱

现代言情噬心

爱情是假,婚姻是

现代言情晚天欲雪

婚情袭人

现代言情不甘

帝宠之美人倾城

穿越重生闲夜

药满田园:农门妻

社会风云twilight暮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

Copyright ©2019 http://www.pl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绝妃无情殇有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