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更惜金缕衣

更惜金缕衣

作者:轻舞飞扬200022状态:已完结主角:唐梦龙,叶蔓瑜
331466字穿越重生
出生清贫的我,却有一块神秘的祖传古玉,他让我拥有了一种天生的神密能量。一场震惊世界的地震,将我送到了一个古代的异界大陆,偏生那只是一个行将灭亡的老朽帝国。面对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沧海横流的时代,我将何去何从?最难消受美人恩,面对美人的投怀送抱,我又如何做一个柳下惠?

更惜金缕衣 精彩章节试读

. “如松,起床了,上学要迟到了”,有人在耳边大声地叫嚷着。

“死丫头,吵什么吵,让我多睡一会儿不行啊,”不用说就知道是冰洁这个丫头,大清早的就有人在吵我的清梦,害得我跟周公这老头的棋也没有下完,就给吵醒了。

“都快7点半了,还睡啊,你的臭棋连我也下不过,还想跟周公下啊,”

冰洁居然丝毫不肯给我留丁点面子,连我下棋下她不过这种事也拿出来说。

“好啦好啦,我起来了,吵死人了”,我不耐烦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磨磨蹭蹭地穿衣服。

“今天还是去陪我听课吗?”冰洁一边洗漱,一边问我。

“陪你就陪你吧,反正我们那么一点课程内容,我早就熟悉了。”这不是我吹牛,我的家境虽然不好,但我的智商却不低,从小至大,学习的事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我是四川江油人,由于母亲死得过早,我自小和老实巴交的父亲一起相依为命。

我的邻居蒋明清伯伯,有个女儿蒋冰洁,年岁和我差不多大小,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也是两小无猜的情侣。

我们一直都是住在同一个大院的邻居,从上小学开始,我们两人就手牵手地一起上学,放学后一起写作业,一直到很晚才各自分开回家睡觉。

后来我们又一起上同一所中学,直到现在考上了大学,我们两人一起携手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

本来我们考上的并不是同一所大学,我是在城南的理工学院,冰洁是在城西的师范学院。

但学习能力超强的我,觉得课堂上那点东西太浅,我很快就完全掌握了,所以我经常翘课来师范学院陪冰洁。

我的母亲死得早,由于父亲的工作又累,工资也不高,父亲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的把我拉扯大,还供我上学。生活当然很是不容易。

我家里有一块祖传下来的很古旧的玉石,很温润,父亲虽然生活艰辛,却也舍不得出卖它来换钱。

父亲才在我上大学后,就早早地将玉石传给了我。让我贴身收藏起来,虽然不知有什么用处,祖先的东西总有他的好处。

不过这块玉,它正面却刻有一个很奇怪的图形,看起来好象是一个羊身,不过它的眼睛却长在腋下,牙齿如老虎一般尖。

当年父亲传给我的时候也没有说那是个什么动物,只是告诉我,那是祖先很宝贝的东西,据说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不过,爷爷当年传给老爸的时候,他已经快不行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这块玉到底有什么用处。

后来,我通过查找资料,才依稀知道这块玉上所刻的动物好象是叫饕餮,是传说中一种贪食的恶兽,再多的资料就查不到了。

我本来想将这块玉石送给冰洁的,可是觉得这块玉石上面的图案看起来好想不太吉利,想想还是算了,等有了钱,给她买块上好的美玉。

今天早上,我本来还打算陪冰洁去商城购物或者做其它什么的。可近段时间天气比较反常,日头有些毒辣,在外面多晒一会就受不了。

我今天的课程是不用上的了,冰洁坚持要我陪她在教室里用功一下,明天就要中期考试了,她还有许多东西没有整理。

一个上午的时光,我们都在自习室里渡过了,她整理好了听课笔记,我也帮她处理了好多学习上的难题,我们一起到食堂吃完了午餐。

下午有节公开课,本来是可听可不听的,由于天气暑热,没有地方可以去,我们只好在学院的阶梯大教室里的后排上,找到两个并排的位置听课。

那是一节马克思主义原理课程,由于是政治课,翘课的同学比较多,阶梯大教室里上课的同学比较少。

当台上那个干瘪瘦小的教授老头,在台上中若悬河地滔滔不绝之时,冰洁悄悄地用铅笔画了幅老教授的漫画,送到我面前的课桌面上。

瞬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阵猛烈摇晃。我愤怒地回头瞪了后排的同学一眼,“你踢我椅子干什么?”

看着同学不知所措的表情,我一愣,紧接着一阵更猛烈摇动接踪而至。

“地震”!不知是谁惊恐地大叫了一声。

立刻,教室里乱成了一锅粥,同学们一窝蜂地拥向教室门口,有人倒地上了,也没有人管,直接从上面踩了过去。

我一跃而起,拉上冰洁冲向门口。

由于两人贪图享受温馨的二人世界,生怕别人干扰,选择坐到教室最后一排无人位置。

当地震发生时,门口已经给逃生的人堵得水泄不通,你推我挤地,反而谁也出不去。

两人发疯般地挤向门口,奋力拨开身边的人群,艰难地向前挪动。短短的十多米距离,仿佛有千里之遥,让人平生绝望之情。

又一阵猛烈摇晃,两人同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最先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仍然紧紧地接着冰洁的手。只是他们身处的环境不再是熟悉的大学校园,而是一个狭窄的深谷。

两人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再是熟悉的情侣衫,而是好象拍戏时穿的那种古代衣服。并且两人的身高也莫名其妙地缩短了许多,看起来好象回到了六七岁年纪。

我伸出手在身上乱掏乱摸,总得找到什么能证明自己身份的只言片语也好。可我摸遍了全身,除了那块触手略带清凉的温润古玉外,他身上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冰洁也睁开眼来,茫然地望着我,再看看身上的衣服,发出了一声惊叫,扑到我怀里。

我拍拍她的肩膀,说“我们是不是穿越了啊?居然从那场地震中逃过了一劫”。

是真的逃过了一劫吗?恐怕我们的原来的身体已经在那场天灾中变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了。

两人都有些后怕。虽然身体变小了,不过总算是逃得了性命,好死不如赖活,毕竟是再世为人,重新开始我们的人生生活。

只是不知他们身处哪个朝代,哪个国家。

看情况,我们身上穿的衣服是质量优良的绸缎,脚上穿的也是小牛皮皮靴。应当是富贵人家出身。

两人我们毕竟是大学生,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就用目前这处身体活下去吧,凭我们的知识和能力,在这个不知名的古代,还不是会轻易地活得多姿多彩。

于是,两人约定,5.12就是他们两人共同的秘密,对任何人都不会说,对任何人都必须保密。

两人上学时当然也看过许多穿越小说,没想到自己也会因为地震而穿越,是福是祸?前途如何?一切都有待后来看情形再说。

虽然两人都是六七岁的孩童身体,可我们比较有着前世的记忆和知识积累,知道目前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身处何时何地,要如何才能不让人发觉我们的真实身份?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假装失忆了,很多穿越小说的主人公都是靠假装失忆来隐瞒真实身份的。

当陆府老仆林安靠一条绳索缒下狭窄的深谷时,以为看到的会是两具血肉模糊尸体。谁知他看到两个活生生的,搂在一起的小孩子时,倒是吓了一跳。两人除了一些轻微的擦伤外,竟没有受任何伤。

看到谷底厚厚的枯草树叶,不知是多少年月堆积起来的,陆安心里不禁暗呼老天保佑,幸亏有这些厚厚的枯草树叶啊。

两个孩子伤倒是没受,却有些痴呆的样子,好像连平日最亲近的安叔都不认识了,莫不是吓傻了?

不过,林安想到在深谷上方哭得死去活来的林夫人,伤心欲绝的陆大人,要是看到失足掉下深谷的两个孩子安然无恙,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苗安连忙上前对我和冰洁施礼说:“少爷,蒋姑娘,你们还活着啊!太好了!我来救你们来了。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多谢老天保佑啊~!”

“还好,他的语言和我们说的是一样的,能听懂”,我心底暗自嘀咕,只要语言没问题,那就什么都好办了。

“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安叔啊?”看着两个孩子茫然的眼神,陆安连忙说。

“安叔?”我眨了眨眼睛,“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安叔,我们这是怎么啦”?

“哦,可怜的孩子,你们失足掉下了深谷,可把老爷和夫人吓坏了。”陆安边说,“少爷,蒋小姐,别怕,别怕,慢慢会好起来的,,别怕,别怕”。

“我们赶快上去吧,老爷和夫人还等在上面,你们安然无恙,他们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啊。”苗安指了指随绳子缒下来的一个大竹筐,“你们快坐进去,让他们拉你们上去”。

苗安等两人都坐进大竹筐后,摇了摇绳子,绳子上绑的铜铃发出清楚的响声。这是给上面的人发出信号。绳子一阵拉紧,大竹筐开始缓慢地上升,上升。

大竹筐上升到谷顶时,上面站着几个焦急的人。看到他们安然无恙地上来,开始一愣,随即大喜过望地围了上来。

安叔还没有上来,当然没人介绍下这几个人是谁,他们也不知道两人给吓傻了,失忆了。

其中一个中年美妇冲上前来,搂着两个孩子,喜极而泣地叫道“你们还活着啊!老天爷,真是太好了。孩子,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什么伤”?

另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走上前来,轻咳一声,“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赶快把陆安也拉上来”。

大家这才发觉两个孩子表情有些异常,好像都不认识他们一样,怎么会这样啊?

评论 更惜金缕衣

您还能输入 200个字符

编辑扮猪吃虎点评

更惜金缕衣这本书还是很值得看的,作者大大写感情部分真是绝了,泪点笑点应有尽有,看书评部分对这本书印象并不好,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了,希望作者多多更新。

小说推荐

老君下凡尘

都市异能想你不容易

为你掩心锁,为你

现代言情半世流年

豪门强宠:帝少,

现代言情苏蜜之

念念不忘,必有回

现代言情猫骨扇

此生妃君不嫁

古代言情豆娘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作为各小说平台推广使用,版权归属于各小说平台。

Copyright ©2019 http://www.pl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更惜金缕衣 阅读全文